• 图书馆与图书文化9
  • 日期 : 2016-09-30    

    1.“国家珍贵古籍特展”首次展出三件世界印刷史上标志性珍贵文献(中国国家图书馆2016-06-08 )

    201668日开始预展的“民族记忆 精神家园——国家珍贵古籍特展”中首次展出三件世界印刷史上标志性珍贵文献。2015年在中央领导关心下,在文化部、财政部、国家文物局全力支持下,国家图书馆成功入藏堪称世界印刷史上标志性实物例证的三件早期印刷品。国图充分发挥优势,积极开展修复、保护和研究工作,使其化身千百、服务社会。

    三件珍贵文献是重大古籍新发现,在世界印刷史上具有重要标志意义

      三件珍贵文献为晚唐五代木版雕刻印刷品,距今均在一千年以上,为早期刻本的重要代表,是早期印刷品实物的重要例证,意义重大。其中五代后唐天成二年(927)刻本《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一卷》(简称《弥勒上生经》)仅比咸通九年《金刚经》晚59年,为国内已知有纪年的最早雕版印刷品。另两件分别为晚唐五代刻本《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一卷》、五代北宋初刻本《弥勒下生经一卷》。这三件刻本弥补了中国作为雕版印刷术发明的故乡却无早期实物的遗憾。

      目前,学术界一般认为雕版印刷术的发明在隋唐之际,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出土唐咸通九年(公元868)所刻《金刚经》,是世界现存最早有明确纪年的雕版印刷书籍,中国因此被世界公认为雕版印刷术的发明国。专家一致认为,三件早期印刷品保留了早期雕版印刷典籍的版式形态、纸张信息、书籍样式以及丰富的中古时代的社会信息,为典籍演变、唐末五代中国民间宗教信仰、文化传播等史学研究,提供了重要实物证据,是重大古籍新发现,也是世界印刷史上标志性实物例证,对于进一步增强社会公众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都具有重要意义。

    充分发挥国家图书馆优势,做好抢救性修复,加强文献传播利用

      国图作为国家总书库、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国家典籍博物馆,收集、保存和利用好文献典籍是其基本职能,也具有突出优势:一是拥有国内一流的库房保存条件;二是拥有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和国家级古籍保护实验室,获得国家一级文物修复资格,能够有效开展珍贵文献修复工作,延续古籍生命;三是国图已经收藏大量历代珍贵典籍和中国印刷史重要文献,能够形成文献体系、互相印证;四是具备综合研究实力和广阔传播平台,能够深入开展文献研究、挖掘、阐释和传播工作。

      国图充分发挥优势开展保护和利用工作:一是开展抢救性修复。三件文献存在断烂破损情况,国图古籍修复中心在组织专家论证基础上,制定修复方案,开展了抢救性修复工作。二是化身千百,服务社会。原件完成修复后,将通过高清扫描进行数字化,提供社会各界观览,开展学术界研究;制作仿真复制件,影印出版,广泛传播利用。三是开展文献研究。组织馆内外专家进行全面研究,深入挖掘社会意义、文化内涵、学术价值,力争形成系列成果。四是举办三件早期印刷品展览。围绕三件早期印刷品所蕴含的文物、文献、文化、社会等多方面价值,充分揭示其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2. 日本图书馆为老年读者新增服务(中国社会科学网2016-07-04

    中国文化报讯  (驻日本特约记者刘赟)最近,日本公共图书馆采取多项措施提升老年读者服务水平,试图以此提升高龄人群的生活质量。

      提供老年读者实用书籍。横滨市神奈川图书馆与老年福利中心、老年人才中心共处一栋大楼内,老年读者比重较大。该馆于今年3月设立“高龄读者图书专架”,图书共计172册,其中不乏《高龄者资产活用》、《60岁后着装指南》等为老年生活提供实际帮助的图书,此举受到老年读者的好评。

      鸟取县立图书馆设立“活力生活支援专架”,并通过在主页上设置专栏、发放传单等形式进行宣传,让更多的老年读者及其家人了解并利用图书馆的相关书籍,为生活提供便利。

    举办专场朗读活动。长野县盐尻市立图书馆今年5月至7月先后3次举办针对老年读者的“发声朗读”活动,包括聘请有经验的讲师,指导老年读者更好地掌握读书速度、重音等技巧。该馆馆员解释,老人长期在家,缺乏大声说话的机会,策划这样的活动是为了让他们更多地与人交流。

    3. 卡夫卡手稿最终归属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或将展出(中国社会科学网2016-08-15

    中国文化报讯 日前,弗兰茨·卡夫卡的手稿被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收藏。该图书馆董事会主席大卫·布鲁姆贝格承诺,包括卡夫卡致马克斯·布洛德的亲笔信以及《乡村医生》、《乡村婚礼筹备》等作品手稿在内的珍贵文化遗产将会面向公众开放。

      卡夫卡是20世纪著名的犹太裔德语小说家、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先驱。192463日,卡夫卡去世,在世时总共只出版了7部小说的单行本和集子,他在遗言中嘱托作家朋友布洛德将所有日记、手稿、信件等在未被阅读的状态下彻底烧毁。然而,布洛德将他未发表的重要作品整理出版,使生前默默无闻的卡夫卡在身后声名远播。

      布洛德于1968年离世,他当时的秘书埃丝特·霍弗获得了这批遗作。她将其中一部分出售,剩余部分分别保存在以色列和瑞士的保险库中。埃丝特在2007年去世,其女儿艾娃·霍弗目前在世。艾娃和她的侄女们主张自己是上述遗产的合法继承人,但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对此进行了法律干预。2012年,特拉维夫的一家法庭将艾娃的诉求驳回。同年6月,地区法院维持原来的决定。

    位于耶路撒冷的最高法院采纳了布洛德的遗嘱作为依据做出宣判:“布洛德指出,卡夫卡的文学遗产应该归属一家犹太图书馆,他不希望这些遗产被出售。”